咳一口北京痰,比北京户口更能作为身份的证明

点击播放GIF/1K

这几天北京的天气,偶尔赐朋友圈蓝天晚霞,其他时候则帮助我们提前预习将在秋冬季熟识的朋友——霾。
在6月底一次突发的急性咽炎过后,我不知道何时得上的慢性咽炎似乎从“基本无感”状态进化到了“日常性感到不适”状态。吃了各色咽炎片也没见明显的效果,而搜一搜“北京哪家医院耳鼻喉科最好”,排在最前的答案在医院榜单之下赫然写着“但可以告诉你的是,慢性咽炎这几家医院都治不好”。
好吧。直到前阵子出国玩了十天,它才终于又从“日常性感到不适”顺利减轻到“通常无感,没有采取措施的欲望”状态,以至于我好像又把它忘记加了。等回到北京,大概一两天过去,我隐隐感到一坨粘液上升到了咽喉处,并再也不打算离开。饶是我每天在家工作几乎不讲话,喉咙的干痒也能让我获得一种刚开过两场演讲会的幻觉。
这还没完,大概两三天前,我突然又打起了喷嚏,节奏大概是“阿嚏阿嚏阿嚏……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……阿嚏阿嚏阿嚏阿嚏”。虽然那两天刚好是我的生日,可以用“大家都很想我”的谎言抚慰自己,但我毕竟知道,事实不是这样。于是,在Google到的百度百科里,“过敏性鼻炎”词条给了我难以名状的得遇知音之感。
多年来基本没发现过对什么东西过敏的我,就这么又有了娇气自己的理由,想想也是有点小幸福呢。——会吗?虽然过敏性鼻炎这个毛病,哪里发病率都不低,我没有充分的理由责怪北京,但卡在归去来兮的时间点,我也顾不得了。
我早就买了洗鼻壶,在温盐水的冲刷之下,鼻咽腔能清爽片刻,但似乎总是存有一点恼人的残水。我又循着知乎的亮贴,学习蕙兰老师多年前教大家的“涅涕功”,用碗和手代替洗鼻壶,但水总是不能顺利吐出来。啊,且不说有效与否,为什么每天又要多出这个麻烦?
总而言之,挺恨的。恨北京,也恨自己当初找工作图省事,毕业了也没想办法离开这个呆了许多年的巨型城市。要知道我yy毕业去杭州,去成都,去昆明的时候,杭州可还没想着赶超一线,学长学姐们留京比例大概70%。我的眼光多超前啊,就这么浪费了。
哦,讨厌北京(也包括北方的很多城市)的理由之一,是好端端的走在路上,前面一个人就可能“咳呃”的一声,吐出一条弧度不一的曲线,然后地上便多了一团黏痰。如果盯着路面走,那就更可怕,新旧不一的粘液痕迹虽然已经被碾平成了二维,却又多出了时间的纵深之感。
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痰要吐呢?年纪尚轻的我曾百思不得其解。然而如今,我竟然理解了……纵然没有肺癌肺炎支气管炎中的某一种,他们大概也难免患有最好的帝都三甲医院也治不好的慢性咽炎,所以,嗓子眼真的不愁有东西想吐出来。
我甚至有那么一丁点羡慕——虽然我依然我无法认可随地吐痰,但是,他们毕竟能吐出来啊!那么娴熟地吐出来!而我呢,这么大的人了,却从来没有哪怕一次真的畅畅快快地吐出一口痰呢。默默地站在水池旁,连刷牙故意刷牙龈深处刺激干呕的法子都用上了,却终究没找到答案——这真是只有自己知道的苦闷啊。
大概没有什么其他物件,能比嗓子里的那团难受更能提示我与北京这座城市的缘分了。这算什么呢?比病在腠理和肌肤都更深了吧?大概也快到肠胃了。如果有朝一日,终于将死于肺病,那便是和北京的缘分深入骨髓的时刻。
要这样吗?要不要离开?我开始了新的yy,却未必真的会走。保守、恐慌、羁绊,虽皆无形,却都在前面拦着我。我羡慕前不久刚辞了职,正搬往南方海边的前同事,但羡慕恐怕正是来自对比之下自己的无力。
难道我就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了吗?我不敢告诉我的鼻咽腔这件事。
咳——阿嚏。
注:封面图来自网络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软院网 RuanYuan.Net » 咳一口北京痰,比北京户口更能作为身份的证明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软院网 RuanYuan.Net